这么对你的男人,一定不爱你

2019-09-20 16:38

黎小棠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家里吃饭,竟然会出现问题。此时此刻,她浑身躁热得厉害,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去医院。

她跑出自己的房间,迎面便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向她走来。这个中年男人她认识,刚才舅舅在餐桌上介绍了,他是傅氏集团现任董事长傅霖,傅家少爷的生身父亲。

“黎三小姐!”傅霖笑眯眯地看着黎小棠,他的眼神带着侵略的意味,上上下下扫着黎小棠。

黎小棠眼见傅霖走近,吓得猛地推开手边的一扇门,冲进去便砰一声关上门,立即从里面反锁。

她背贴着门用力地呼吸,她心跳还没有平稳,便有一只手将她拉入怀里,紧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吻。男性荷尔蒙夹杂着淡淡的沐浴露清香,将她紧紧地包围,使她沉醉,使她无法自控。

渐渐地,她的意识变得越来越薄弱,她由一开始的挣扎变得主动,她双手搂紧男人的脖子。

很快,她被抛到床上,男人没有给她思考的空隙,一番热情却又毫无章法的吻之后,水到渠成。

小棠痛得弓起身体,有片刻的清醒,她仿佛听到男人在她耳边喊:“恩雪……”

那是她二姐的名字。是的,她为了避开傅董事长,情急之下躲进了二姐的房间。

只是,这个男人是谁?她用力地想要睁开眼看清楚,已经无能为力,她只觉得全身躁热得厉害,唯有与男人紧紧相拥在一起躁热感才会得到缓解。

男人要了一次又一次。

小棠痛呼求饶,最后渐渐失去意识。

次日睁开眼的时候,小棠只觉浑身酸痛得厉害,动一下全身就像要散架了一般。

她一侧身,便看到床前站着一个男人,男人身形颀长,正背对着床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他举手投足间尽显贵气,让人觉得他穿衣服都是一门艺术,是一场视觉盛宴。

仿佛感觉到身后的动静,男人转过身来。

他有一双鹰隼一般锐利又冰冷的眼,让人望而生畏,不敢与他对视。此时,正冷然地看紧黎小棠。

“傅……傅三少?”小棠终于看清楚了。

傅三少傅廷修冰冷地质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恩雪的房间?”

昨晚晚餐以后他头晕,黎恩雪扶他来她的房间休息。

黎小棠移开视线,幽幽说:“我被人下药了!”

要是现在她还想不到是谁对她下药,那就太蠢了。

昨天傅家过来谈傅三少娶二姐黎恩雪的事,许诺十亿项目作为彩礼。二姐黎恩雪因为傅三少私生子的身份不愿意嫁给他,居然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来。

傅廷修听闻黎小棠被下药,脸色再冷沉了几分,她也被下药了?所以,他和她都被人算计了?

有什么忽然在脑海里闪过,他眉头就是一拧,眸底闪过失望,周身的气息更冷了。

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傅廷修淡漠地瞟黎小棠一眼便去开门。

小棠立即缩进被子里将自己裹好。

门打开来,傅黎两家的人全部都挤在门口。

傅家有傅老爷子、傅廷修的生身父亲傅霖以及他同父异母的大哥傅墨擎。黎家有黎国辉夫妻,以及他们的大女儿黎雨晴和二女儿黎恩雪。他们看上去很像是来捉奸的。

黎恩雪往床上瞟去,看到有个人躲在被子里,她垂下眼睑,掩去眸底的笑意,总算成功了。

这下好了,傅廷修与黎小棠生米煮成熟饭了,她不必再嫁给傅廷修这个私生子了。

说实话,傅廷修真的长得很帅气,气质也很好,甚至比傅大少傅墨擎都要帅。无奈身份太差,只是傅家的私生子,以后没有前途的。现在还有傅老罩着他,等到傅老一死,在傅家,他算个什么东西?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黎父黎国辉故作一脸为难地看着傅老爷子。

傅老爷子一眼便看到散落在地上的女衬衣和牛仔裤,甚至还隐约可见牛仔裤下压着女人的bra。

他老脸一红,声音严厉:“傅廷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床上的人虽然用被子蒙住了头,但用脚趾头也能想到里面躲着的是一个女人了。

傅廷修淡声:“就是您看到的这样!”

只是在黎家吃了一顿饭就被下了药,他现在说他被下药黎家人会认吗?而且,他傅廷修丢不起这个人!

他朝黎恩雪看过去,黎恩雪立即避开他的视线。

他自嘲一笑!因为他私生子的身份吗?

所有的美好,珍藏了十五年的记忆,刻在心头的执念……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像个笑话!

“胡闹!”傅老突然声音一沉。

一个月以前,廷修突然对他说想要娶黎二小姐为妻,希望爷爷能够成全。这次来黎家吃饭,也正是谈他与黎二小姐的婚事。这才刚刚谈妥,他转眼就睡了黎三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中间必有隐情。

想着,傅老声音再是一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只要廷修说有隐情,他一定替廷修做主。

傅廷修声音依然很淡:“爷爷,要是黎三小姐愿意,我想娶她!”

“里面是小棠?”黎母张秀芝故作惊讶地问。

黎国辉脸色陡然一沉,一副严父风范:“黎小棠,你太胡闹了!你这样成何体统?”

黎小棠在被子里唇角勾起冷嘲,眼泪滚了一脸。到这个时候了还来装腔作势,这一切,难道不是你们早就算计好的?

她这才反应过来昨天白天经过书房的时候,隐隐听到的那些话的真正意思。

“恩雪不想嫁,想个办法让别人嫁不就行了。”

“十个亿的项目怎么都要拿下。”

原来他们眼里的别人,就是她。他们所谓的办法,就是给她下药,哈哈!

“黎三小姐,我在楼下等你,要是你愿意,我们稍后去领证!”傅廷修淡声说完径直离开,他无视所有人。

既然十五年前的一切都划上了句号,那么他娶谁都不再重要。

结婚以后,他会负起一个丈夫应尽的责任。他不是傅霖,不会做辜负女人的事。

张秀芝尴尬地说:“是我教女无方,让大家看笑话了。国辉,你带大家先去吃早餐,我单独与小棠聊聊,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唉!”

傅老见事已至此,只好带着儿子孙子下楼。

门口瞬间便只剩下张秀芝一个人了,张秀芝走进房间关上门,慈母般温柔地喊了一声:“小棠!”



黎小棠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眸光疏离地看着张秀芝。

张秀芝心下一惊,随后又故作自责地说:“小棠,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

小棠一双黑黝黝的眸子带着一点嘲讽的意味盯着张秀芝看。

张秀芝心虚地不敢与小棠对视,但她不得不继续相劝,毕竟事关黎氏集团的前途。

昨天傅家过来谈联姻的事情,傅老可是亲口说的愿意拿出十亿的合作项目来作为聘礼的。所以,说什么她也要劝黎小棠嫁过去。

只要让黎小棠嫁过去,他们就有把握拿到十个亿的项目。

她说道:“小棠,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你是女孩子,妈妈从小就教你女孩子的清白比什么都重要。现在你与傅三少之间发生了这种事情,你嫁给他是最好的选择。”

小棠不说话,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张秀芝。

张秀芝心下又是一跳,她硬着头皮继续劝:“小棠,我之前就找人打听过了,傅三少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他长得帅气气质也好,商业能力更是一等一的,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嫁给他以后你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的。”

黎小棠嘲讽一笑:“既然他那么好,您怎么不让二姐嫁给他?”

昨天在餐桌上,两家可是谈好的让二姐黎恩雪嫁过去,因为傅三少指定要娶的人就是黎恩雪。

张秀芝有种被洞穿的心虚感,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小棠,你知道的,原本我们确实是打算让恩雪嫁过去的,恩雪也是很看好傅三少的。可是昨晚你和傅三少之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小棠,你告诉妈,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头晕回房睡觉了吗?怎么会在你二姐的房间?”

黎小棠心里冷笑,怎么会在二姐的房间,这是打算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身上,倒打一耙说她勾引了傅三少吗?

让她好笑的是,她还真的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是啊,她怎么会在二姐的房间里呢?她说她被人下药,有什么证据?昨晚大家可都吃的同一桌菜。

眸光微闪了一下,小棠问:“二姐昨晚去哪了啊?”

若非成心算计,又怎会一整晚不回房间?等到今天早上再来抓现行。

张秀芝眸光又是心虚地一闪,随后镇定地说:“你二姐啊,昨晚我劝了她一夜。”

她当然要为女儿找一个整晚不回房的理由。

“是劝她嫁给傅三少么?”小棠问。

“是啊!”张秀芝笑得有点干巴巴的。

“您不是说二姐很看好傅三少么?怎么会需要劝一夜?”小棠唇角的嘲讽意味更浓。

张秀芝被噎,心里恨死黎小棠了,可是现在不敢得罪,那十个亿的项目还得靠她呢。

笑了笑,张秀芝说:“一开始她是不太愿意的。”

“因为傅三少是私生子吗?”小棠淡声问。

“你……小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张秀芝有些气恼。

小棠一脸嘲讽地看着张秀芝。怎么,她们做都做了,还不许她说吗?

冷笑了两声,小棠说:“这样看的话,我与傅三少倒是挺般配的,私生子配私生女!”

“你!”张秀芝震惊地看着小棠。

“我怎么知道自己是私生女的,对吗?”小棠笑着问。

张秀芝蹙眉,看着黎小棠。

小棠笑,笑里藏着一抹伤,脸上却是灿烂:“舅妈还记得十三岁那年二姐与我争裙子的事吗?二姐抢走我的裙子,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不过是没爹疼没妈爱的私生女。”

小棠改口叫张秀芝舅妈。

是的,黎国辉和张秀芝是她的舅舅舅妈,妈妈在她刚满月的时候就把她托付给了他们,想要给她一个正常的家。

她直到十三岁以后才知道他们不是她的爸妈。

突然觉得鼻子好酸啊,心头也揪痛得厉害!她不是没妈妈爱,而是她的妈妈在她一个多月的时候就车祸去世了,再也不能爱她了啊!

这些东西,都是她偷听来的。她记得她偷听到这个真相的时候,独自躲在花坛后面整整哭了一个下午。

妈妈在她出生以后把所有的积蓄都给了舅舅舅妈,助他们把黎氏商贸公司发展成为黎氏集团,只求他们善待她,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可是他们呢?

一切好吃的好玩的好用的,只有大姐二姐有,她所有的一切都只能捡她们不要的。

原本,尽管他们对她不太好,但她仍然感激他们的养育之恩。

可是从昨晚开始,所有的感激都变成了一把刀,斩断亲情的刀。

张秀芝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拧着眉头想着要怎么劝才能让黎小棠嫁过去。

小棠抬眸看着张秀芝,淡声说:“我嫁过去可以,三个条件!”

听到小棠愿意嫁只是想谈条件,张秀芝心中一喜,她拉着小棠的手,轻抚着她的手背,温柔道:“有什么条件你只管说,舅妈也是妈,你放心,只要舅妈能做到的,都会满足你。”

小棠抽回手:“我要位于清水湾的别墅。”

张秀芝脸色一变,心里怄死了。清水湾的别墅是他们准备给恩雪的嫁妆,价值差不多八百万。

“舅妈不同意?”小棠似笑非笑地看着张秀芝。

张秀芝一咬牙:“同意,同意的。”

“第二个条件,您请二姐把从我这里拿走的那条项链还给我。”那是妈妈留给她唯一的遗物,被二姐拿走很多年了,她之前讨要过,二姐说丢了。舅妈说不就一条破项链,二姐还能吃了她的不成?

“这个没有问题。”张秀芝一口同意。只是一条破项链,她们才不稀罕。

小棠再说:“第三个条件,告诉我,昨晚对我下药的到底是你还是二姐?”

张秀芝脸色陡然一变:“下药?小棠,你在胡说什么?”

这件事情,绝不能说!

“三个条件任何一个条件不满足,我都不会嫁!”小棠的态度很坚决。

她瞟一张张秀芝,声音疏离而淡漠:“舅妈,请出去吧,我穿好衣服会亲自下去告诉傅三少,我有自己喜欢的人,我不会嫁给他!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

张秀芝感受到了黎小棠语气里浓浓的威胁,她嚅动了一下嘴唇,欲言又止,甚是为难。

她要是说了,不就是承认她们下药了吗?

可是不说,黎小棠这个贱人就不同意嫁。那他们十个亿的项目不是泡汤了?

“小棠,这件事情我看一定是个误会,怎么可能下药呢?”张秀芝权衡之后决定抵死不认。

小棠疏离的语气:“舅妈出去吧,我还得下去亲自告诉傅三少一声,免得让人久等。”

张秀芝心里怄死了,她堆着笑说:“小棠,这一定是个误会,你说,家里怎么可能会有人做这样的事情呢?”

“这件事情不弄清楚,我不会不明不白地把自己嫁掉!舅妈出去吧!”

被窝里突然有电话铃声响起,小棠立即从被窝里摸出电话。

她看着张秀芝,笑说:“是傅三少的电话,我就在电话里跟他说清楚不嫁好了,免得当面尴尬。”

张秀芝一急,立即阻止:“别,我说!”

小棠淡漠地看着张秀芝,等着她说。

张秀芝咬牙说:“小棠,对不起,是舅妈一时鬼迷心窍,你二姐有喜欢的人,不想嫁给傅三少,舅妈不得已才做了这样的事情。”

小棠在心里冷笑:好一个不想嫁,好一个不得已啊!

她一直知道他们不喜欢她,但她也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做出这样龌龊的事情来。

既不想把黎恩雪嫁到傅家去,又想要傅家的十亿项目,所以就对她下手。

尽管她不是他们亲生的,可是她喊了他们二十年的爸妈,她是他们的亲外甥女,也是有血缘亲情的啊!

再有,妈妈当初托付的时候,把所有的积蓄都给了他们,他们才有了今日的黎氏集团。

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以往大姐二姐要与她争什么,看上她的什么,她从来都让给她们。真的是因为她是个包子吗?

不是的!她只是重感情,只是发自内心地把他们当成自己至亲的人,所以才会处处谦让。因为在她眼里,他们是她在这个世界上,仅有的亲人了啊!

她理解他们的厚此薄彼,所以他们给大姐二姐买两千一件的衣服,给她大姐二姐穿剩下不要的衣服,她从来没有抱怨。

可是他们为了项目,给她下药。哈哈!

张秀芝眸光闪烁不定,她说道:“小棠,舅妈对不起你,事已至此,道歉也于事无补了,还请你……”

“不,道歉可以补的,只要有诚意!”小棠淡漠地说。

张秀芝不解地看着小棠。

小棠勾着唇角笑:“补偿我一亿现金!”

张秀芝听着小棠的狮子大开口,她气得差点头顶冒烟,可是,现在她受制于人,不敢发飙。

她强压下火气,笑着说:“小棠,你不能出尔反尔,刚才你说只要答应你三个条件你就嫁的。”

“我现在反悔了!”小棠一脸无赖地说。

跟他们还要讲信用吗?不,跟他们这种人打交道,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不要脸对不要脸。用不要脸气死他们!

张秀芝恨死黎小棠了,却还是耐着性子解释说:“小棠,你自幼在黎家长大,你也清楚家里的情况,虽然黎氏算是个集团,但流动资金一向不多。”

“那就六千万好了!”小棠无比慷慨地说。

“六千万也拿不出来的。”张秀芝一脸为难。

“舅妈,我看还是二姐嫁过去吧,我相信二姐出嫁的话,黎家怎么都会凑个几亿嫁妆的吧?”小棠说顿了一下,话锋一转,“哦,对了,您刚才说二姐有喜欢的人,不想嫁给傅三少。那也没关系,与傅家说清楚就好了,我相信傅家不会勉强的。不过那十亿的项目,我想傅家应该会找更好的商业伙伴合作。”

张秀芝又是一噎,仿佛吞了一只苍蝇。

“我给傅三少打电话。”小棠说着就要拨号。

张秀芝明知道黎小棠在威胁她,可是她没有别的办法,她咬牙应下:“六千万就六千万。”

“那就谢谢舅妈了!”小梨疏离一笑,“舅妈出去准备吧,我去找傅三少。领证之前我们会先找个咖啡厅,喝喝咖啡聊聊天彼此了解了解,培养培养感情。希望在我们走进民政局之前能够收到舅妈的六千万、我的项链和别墅赠予合同,要不然,我可能会随时反悔。毕竟……我对傅三少没有感情。舅妈知道的,我喜欢的人是陆杰啊!”

赤果果的威胁,张秀芝气得要死。

却不得不堆笑说:“小棠,你放心,舅妈一定会言而有信。”

说完她便离开了。

小棠微垂着眼睑看着手机,手机之前在被窝里,刚才张秀芝说第一句话开始,她就录音了。

张秀芝未必会心甘情愿给她别墅和钱,到时候也许会用得上录音。当然,用不上更好。

黎家不顾念亲情牺牲她来换取十个亿的项目,她总不能什么也不拿走。

六千万加拿走黎恩雪的一栋别墅,就当是一个了断。

从此以后,她与黎家,桥归桥路归路!

她迅速穿好衣服以后下楼,在门口不远处的梧桐树下看到傅廷修。

傅廷修穿着西装,身形笔挺而颀长,周身透着尊贵又疏离的气息,风一吹,淡紫色的梧桐花落在他的肩头,滚到地上,带着落寞。

小棠走到他的身侧,才发现他好高,她有168cm,他竟然还比她高半个头,他有一米九吧?

“想好了吗?”傅廷修淡声问。

“走吧。”小棠说。

傅廷修看着小棠,确认一遍:“领证?”

“嗯。”小棠应声。

“有两件事情我想有必要先告诉黎三小姐。”

“嗯?”

“我是傅家的私生子,所以算不上傅家的少爷。”傅廷修淡漠地说,仿佛说着别人的事。

小棠唇角自嘲一勾:“正巧,我是私生女!”

傅廷修瞟了小棠一眼,略显惊讶。

小棠微微一笑,释然的样子:“就是你听到的那样!”

其实她仍然心痛。尽管这些年他们对她不太好,但她仍然贪恋这仅有的亲情,因为她用了心用了情。

这世上,唯亲人伤害你时,用的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刀刀致命!

傅廷修点点头,又说:“我心里有喜欢的人,不过婚后我会努力对你好。”

小棠耸耸肩,毫不在意:“好巧,我也有喜欢的人,婚后我也会努力对你好。”

听黎小棠说她有喜欢的人,傅廷修说:“要是你喜欢的人不介意这件事情的话……”

小棠打断:“我们已经分手了!”

几天前,她二十岁生日。她谈了两年的男朋友陆杰,在得知她不是真正的黎家千金,只是黎家的外甥女,有可能以后一分钱的财产都分不到以后,果断与她分手了。还斥责她欺骗了他的感情。

傅廷修淡声:“走吧!”

“去民政局之前,我们先去喝杯咖啡吧?”小棠提议。

她得等张秀芝把钱打到她的帐户再领证。

傅廷修没有拒绝。确实,两个素昧平生的人突然领证,婚后的有些东西有必要在婚前说清楚。


咖啡厅里。

傅廷修问小棠:“对婚后的生活,你有什么要求?”

小棠想了一下,说:“我希望婚后我们的生活还能像婚前一样,彼此尊重,给予空间和自由,经济上AA制。”

傅廷修前面两点:“彼此尊重和给予空间及自由,这也是我想要的婚姻方式。AA制我不同意,身为男人,给妻子一份生活保障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说着,他拿出钱夹,从钱夹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小棠:“卡里有三百多万,你先拿着,有什么想买的尽管买,我会及时往卡里打钱。虽然我只是个私生子,但我想,给妻子一份富足的生活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小棠摇头,把傅廷修拿卡的手推回去:“不用,我们还是AA吧。这样我心理上没有压力。”

傅廷修问:“妻子花丈夫的钱,会有什么压力?”

小棠笑说:“我们毕竟没有感情基础,我希望我的灵魂是没有被禁锢的,是真正自由的。”

傅廷修皱了皱眉,花他的钱灵魂就被禁锢了?

小棠浅浅一笑:“花自己的钱,才会觉得自己仍然是独立又自由的。同时,我也希望在有些事情上,你不要勉强我。”

“比如呢?”傅廷修看向小棠。

小棠也不退缩,直言道:“比如男女之间的事。”

“夫妻之间那种事情很正常!”傅廷修声音依然很淡。

小棠说:“所以,我们AA便不相欠。哪怕是那种事情,也请尊重我的意愿!”

傅廷修盯着小棠看。

小棠突然脸红,随之眉头也皱了起来,正想着据理力争。

傅廷修说:“我会尊重你!”

小棠感激地看傅廷修一眼,点了点头,微松一口气。

另一边,张秀芝把傅国辉叫进了书房,她反锁书房的门,一副咬牙切齿的神情,语气十分气愤:“我们真的是养了一只白眼狼,辛辛苦苦把她养到二十岁,供她吃穿,供她读书,现在就这样回报我们……”

黎国辉打断:“怎么了?你们聊了些什么?”

张秀芝更恨了:“她要六千万,还要清水湾的别墅。”

黎国辉眉头也拧起来:“她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不给这个钱和别墅,她就不嫁。”张秀芝黑着脸说。

黎国辉皱眉:“你就没有哄哄她?”

张秀芝两条眉毛恨不得皱成一个结,她嗤声:“怎么哄?她一直把我们当成傻子,她早就知道她是黎玖的女儿,我们只是她的舅舅舅妈了。”

黎国辉脸色一沉:“什么时候的事?”

张秀芝冷笑:“十三四岁的时候。”

黎国辉沉着脸:“你没和她说黎氏有困难,根本拿不出六千万?”

张秀芝更气了:“我能不说吗?你都不知道她有多牙尖嘴厉,她反问我要是嫁过去的是恩雪,我们难道不准备几个亿的嫁妆?国辉,这件事情不能拖,赶紧把东西给她,让她和傅廷修先领证,免得夜长梦多,把项目弄黄了。”

黎国辉拧眉:“六千万太多了。”

“她还想要一个亿呢。”

“我给她打电话。”

张秀芝嗤声:“有屁用,你都不知道她看我的眼神有多恨。”

“恨?”

“家里就这么几个人,她会猜不到是谁下的药吗?”

黎国辉原本要拨电话的,想了一下,他叹了一声:“六千万便六千万吧。”

下药这种事情上不得台面,要是黎小棠把这件事情捅出来,傅家那边指不定不耻他们的做法,直接就拒婚了。

见黎国辉同意,张秀芝立即催促:“那就快点,我去找恩雪把别墅转给她。”

出了书房,张秀芝眸光阴冷,呵,等到拿到了项目,那六千万和别墅,她要黎小棠怎么吃进去的就怎么吐出来。

张秀芝在大女儿的房间里找到了黎恩雪,把她拉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以后说了黎小棠要别墅的事。

黎恩雪震惊得眼睛瞪得老大,随后气愤难挡,声音尖锐:“什么?这个贱人,她竟然敢打我嫁妆的主意。我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绝对不同意!怎么可能给她?那是我的东西,她算哪根葱?”

张秀芝劝:“恩雪,黎小棠是铁了心要拿走那栋别墅,不给她不会嫁给傅三少的。你知道,傅三少昨天过来谈联姻,他真正想要娶的人是你。”

黎恩雪愤怒:“他不过是个私生子,他有什么资格娶我?黎小棠这个贱.人竟然敢趁火打劫。妈,我不同意,让她去死好了。反正她清白都没了,爱嫁不嫁。我是不会嫁给傅三少的,别墅我也不会给,那是我的东西。”

“恩雪,你要顾全大局,只要黎小棠嫁过去,傅家十个亿的投资项目我们就有把握拿到手。到时候别说一栋别墅,就是给你买两栋三栋别墅都没有问题。你冷静一点,我们不要因小失大。”张秀芝劝道。

“但我咽不下这口气,黎小棠凭什么?她不过是姑姑的私生女,她从小吃黎家的,穿黎家的,用黎家的,现在还要坑黎家,她还是人吗?”黎恩雪气得骂骂咧咧,“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在她小的时候把她轰出去,让她死在外面。”

门口响起黎雨晴戏谑的声音:“要是当初让她死在外面,现在谁替你嫁啊?”

黎恩雪皱了皱眉一把拉开门。

黎雨晴一袭白裙款款地走进来,笑说:“你啊,还是这么冲动的性子,你声音那么大,是生怕没人听见?”

“姐,我不甘心!黎小棠那个贱.人竟然想要我浅水湾的别墅。”黎恩雪咬牙切齿地说。

黎雨晴温婉地笑说:“有什么不甘心的?区区一栋别墅,换人替你嫁,我们黎家还能拿到十个亿的项目,到时候想买几栋别墅不行?这个买卖,怎么算都是我们划算。”

张秀芝立即附和:“对,雨晴说得对,恩雪,听话,我们还能害你?”

“我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让这个私生女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黎恩雪只要想想黎小棠这个贱人要拿走她的别墅,她心里就憋气。

黎雨晴笑着分析:“你咽不下这口气,黎小棠还更咽不下这口气呢。她失去了清白,嫁给毫不相识的人,却让我们黎家得到十个亿的项目,你好好想想,谁更吃亏?”

使用以下方法继续免费阅读精彩内容:请至微信搜索公众号熊猫必读加关注 并回复余生继续阅读。


推荐文章

演员孔垂楠被女友爆私生活超混乱!害其染病,网评:胡作非为
蝴蝶夫人 234

蓝盈莹曹骏宣布分手!半年前已被曝双方感情出问题
蝴蝶夫人 232

蒋梦婕参加《演员请就位》全程被马赛克,网友:都是自己作的
蝴蝶夫人 879

热依扎工作室发声明 有网友诽谤蹭雪莉抑郁症的热度 热依扎怒对
蝴蝶夫人 905

魏晨成功求婚 粉丝:终于盼来“魏婚妻”
蝴蝶夫人 960

高圆圆带女儿探班赵又廷
蝴蝶夫人 1070

《陈情令》演唱会,“答题抢票”疯了粉丝,划知识点搞笑又可怜!
蝴蝶夫人 571

《中华儿女》官宣!易烊千玺成首位00后登封人物
蝴蝶夫人 1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