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览 剧情 话题 演员表 台词
老酒馆第20集分集剧情介绍 第20集

走散多年的一双儿女出现 棉袄和谷三妹杠上

发布时间:2019-09-06 11:32:20

谷三妹捡的针比陈怀海的多,她也跟陈怀海一起躺在草地上,逆着夕阳。陈怀海酒醒后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到坐在屋门口的谷三妹,假装没看见想要溜走,谁知谷三妹叫住了陈怀海,就是告诉陈怀海她捡的针多,这意味着她留在老酒馆,说完就去干活了。

那爷现在一副落魄模样,有一人说要请那爷喝酒,但要那爷帮忙办一件事。那人领着那爷去见裘爷,那爷看出此人跟裘爷有怨,提出以茶代酒他们俩的恩怨就算了了。那人也当着那爷的面给裘爷赔不是,说这事就算翻篇了。不过裘爷怎会就此放过,那人当那么多人的面骂他揭他的短,他要玩的就是打人。那爷和那人被打了一顿,那人不解那爷为何一身的功夫没有使出来。那爷好面,称他的年龄和身份跟他们动手丢不起这个人。那人忍不住骂那爷就是裘爷说的老瘪茄子,骂完走了。那爷还在惦记他那卖国的皇上,说皇上心眼亮堂,看得见忠诚良将。

时间很快又过了半年,这天晚上酒馆关门后,大家坐在一起吃饭,谁知有人砸了酒馆的窗户。半拉子、亮子、雷子和三爷来到门口,只见衣衫褴褛的一男一女叫嚣着问这里是不是陈怀海的酒馆。半拉子不满他们直呼陈怀海的名字,要跟他们动起手来。那女的喊陈怀海出来,陈怀海听见动静走了出来,看着眼前那一男一女喊着小棉袄和桦子,原来这是他走散多年的一双儿女。

陈怀海给一双儿女准备好饭菜,提起找了他们俩五年的时间。小棉袄问起她娘的情况,陈怀海说棉袄娘一直在家等他,结果一货郎说他受伤了,棉袄娘担心就被骗走了。看着俩孩子现在这幅模样,陈怀海特别心疼,保证他们以后在自己身边不会再受委屈了。小棉袄看陈怀海这些年过得也不赖,让他屋里的女人出来跟自己和桦子喝两杯。三爷说陈怀海这些年铁了心地等棉袄她娘,啥心思都没有。棉袄听了给自己倒酒喝了几杯酒。

陈怀海看着俩孩子成了现在这副模样,特别心疼俩孩子这些年遭了很多罪,只是俩孩子也老大不小了,不能再挤在一个炕上睡,想要让他们分开睡,结果棉袄说他们习惯了,一直都是这样。夜里,陈怀海偷偷来看熟睡的两个孩子,俩孩子是特别警惕,听到动静蹭地爬了起来。陈怀海赶紧出声说是他,棉袄看到是陈怀海,警告他往后进来之前先打招呼,否则自己的刀子可是不长眼睛的。

次日,棉袄醒来从屋子里出来,惊讶竟然看到谷三妹在院子里。谷三妹主动跟棉袄打招呼,棉袄认为谷三妹是陈怀海的女人,因此看她特别不顺眼,不断挑衅还说她身上有股味骚里骚气的。谷三妹是懒得理棉袄,端起菜就走,棉袄被气得发誓早晚有一天要谷三妹哭着求自己理她。棉袄来到酒馆捣乱,还对酒客出言不逊,三爷是敢怒不敢言。棉袄看见磨刀的老白头,还让他给自己磨刀。

谷三妹找陈怀海商量,问他后院是否还有空房,她不想再租房了。陈怀海让谷三妹再等等,明天就给她收拾一间屋子出来。次日,谷三妹将东西搬来,并且开始拾掇干净。棉袄看到谷三妹的屋不错,说要住这屋,不跟弟弟住一屋。谷三妹觉得怎么也得讲究先来后到,可棉袄说是她的就是她的,反正她就在这屋待着,看谁能把谁耗走。

夜里,谷三妹忙完要回屋子,谁知棉袄竟然在里面上锁了。谷三妹进不去,故意说棉袄赢了。棉袄打开门四处观察,没有看见谷三妹,好奇走下楼,她没想到的是谷三妹一直在暗中观察,见她离开偷偷溜回房间然后将门上锁。棉袄气得不行,威胁谷三妹再不开门她就把大家伙都喊来。谷三妹根本就不怕,正好让大家来评评理。棉袄妥协跟谷三妹服软,谷三妹这才打开门。结果棉袄答应不闹腾,却故意大吵大闹吵得谷三妹根本就睡不着。谷三妹只得威胁棉袄再闹腾就上她屋去踹桦子一脚,棉袄听了这才消停下来。

次日,棉袄竟然又在酒馆无理取闹捅娄子,陈怀海实在是受不了了,决定今天必须跟棉袄说清楚。

被下药送上男人的床,炙热的她疯狂的要了一夜
熊猫必读 5612

父亲欠下赌债,被逼只能替人....
熊猫必读 968

查看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