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览 剧情 话题 演员表 台词
鳄鱼与牙签鸟第9集分集剧情介绍 第9集

吴所谓向祖玛道歉成功 周尔文被余不羁怀疑

发布时间:2019-11-25 16:54:12

吴所谓听余不羁的话,想要直接去咖啡店,跟祖玛道歉求原谅,可吴所谓嘴笨却不懂怎么说。正当吴所谓要开口之时,祖玛被同事叫了过去,让吴所谓错失了机会,吴所谓只好回座位等咖啡送来再说。祖玛以为吴所谓不是来道歉的,于是生气地在咖啡里放了很多的海盐,想要恶搞一下吴所谓。

吴所谓拿到咖啡之后,嘴笨地表示,这杯咖啡是他买给祖玛的,让祖玛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余不羁看祖玛不接招,便过去帮吴所谓的忙,声称这杯咖啡是吴所谓用来赔罪的,然后替吴所谓干了这一杯。吴所谓看余不羁替他别了一杯咖啡,自己便想把另一杯喝掉赔罪,祖玛看到了马上阻止吴所谓,并说明她放了海盐在咖啡里的事情。

余不羁因为海盐咸得半死,跑出去吐了,吴所谓则觉得祖玛肯定是非常的讨厌他,所以也尴尬地离开咖啡店了。祖玛看自己错失了机会,懊恼地去找李南恩哭诉,结果发现李南恩正在为向高木表白的事情难过,她这才想起帮李南恩拿的,高木弄脏的方巾,于是让李南恩把脏了的方巾做艺术再加工,等还给高木的时候,再趁机表白。

吴所谓和余不羁在操场上碰到了祖玛,余不羁特意去跟祖玛打招呼说好话想要帮吴所谓,可没想到祖玛听了还是不高兴不理吴所谓,更表示从此不再约吴所谓了。祖玛怪责吴所谓,一点感情也没有,连生气也不会,余不羁于是将吴所谓的鞋带解掉,吴所谓马上就生气了。祖玛奇怪,吴所谓会为了鞋带而生气,余不羁于是告诉吴所谓,吴所谓在意那个鞋带,是因为那是祖玛帮他系的。

祖玛得知吴所谓如此在意她系的鞋带,还一直不肯解鞋带,一下子就消了气,所以在吴所谓追不上余不羁算账自己系鞋带的时候,她蹲下来帮吴所谓系。吴所谓在祖玛再帮他系鞋带的时候,想到了祖玛各种的好,差点忍不住吻了祖玛,而祖玛则在吴所谓差点亲上她之时,突然清醒了过来,于是推开吴所谓借口去上课就走了。

余不羁跟吴所谓两人在实验室忙活了半天,可没有一点进展,让余不羁有些烦躁,因此跟吴所谓埋怨了几句之后,跑出去透透气,顺便跟高木打电话埋怨。高木提醒余不羁,他们是一个团队,让余不羁不要一直针对周尔文,可余不羁却在此时无意间发现,周尔文正跟扎克李在谈话,让他特别的好奇。扎克李催促周尔文给他的研究成果,并放宽了仪器的使用期限,而周尔文则在无奈默认扎克李的催促之时,才让扎克李安心地离开。

李南恩躲在房里,给高木修复自己的方巾,可没想到公寓突然停电了,她只能去天台处理,没想到在那里碰到了周尔文。周尔文在天台点了很多支蜡烛,李南恩于是在天台边修复方巾,边跟周尔文聊高木的事情,一副对高木非常花痴的样子,让周尔文实在受不了,所以找机会就偷溜了。余不羁为了了解周尔文的事情,想知道他是否背叛高动,于是跑去见迈克,了解周尔文爸爸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高木带着白老到高动吃早餐,想知道空中花园的实验进展如何,而李南恩则趁此机会,借用早餐给高木献殷勤。周尔文看到高木吃的是沾了爱心图样的土司,于是故意抢过来吃,高木怕李南恩为难便让李南恩给他倒杯咖啡。李南恩去倒咖啡,周尔文又故意去抢来喝,李南恩非常的生气,于是脱口而出把周尔文为换回精密仪器,而帮扎克李培育菌种的事情说出来。

李南恩的话,让所有人都开始质问起周尔文来,可周尔文却还是不肯说,余不羁于是将周尔文爸爸与家园二号的实验的事情说出来,怪责周尔文跟他的爸爸一样冒进,利用大家来完成空中花园帮他爸爸正名。周尔文一点也不辩解,高木便质问周尔文,这一切是否是真的,还要让周尔文给白老一个交代,白老则表态说明,周尔文研究空中花园的出发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是一个团队的。

白老表态不怪周尔文,余不羁还是不肯罢休,生气地质问周尔文是否想要把空中花园变成自己一个人的,跟扎克李私下做交易。周尔文非常生气余不羁的话,生气地跟余不羁打了起来,这时白老则受了刺激犯病,一下子就晕倒了,周尔文他们只能马上停止争吵送白老去医院。白老的心脏堵塞很严重,必须马上进行手术,可白老的家人都不在,谁也不敢帮白老做手术的决定。

白老苏醒之后,便把周尔文叫进去谈话,白老知道周尔文跟扎克李的交易,也明白周尔文这样做,既想拿到精密仪器,又想为他拿到治好他的药,只是他不明白周尔文是一片好心,为何要瞒着大家。白老劝说周尔文跟大家坦白,并说明周尔文爸爸的事情,他也已经知晓的,让周尔文并不需要为此耿耿于怀。白老说完突然又非常的不适,周尔文只能再把医生叫进来急救,而他则去想办法帮白老拿药。

查看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