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览 剧情 话题 演员表 台词
老酒馆第10集分集剧情介绍 第10集

贺义堂被乞丐赶走 陈怀海救下那爷性命

发布时间:2019-08-31 09:30:48

那爷的这位贵客是婉容,清逊帝溥仪之妻。婉容向陈怀海打听老酒馆的生意如何,陈怀海如实回答。婉容表示客满招人嫉妒,客稀又入不敷出,不多不少才是正正好。婉容听到门外传来汽车的声音,以为是溥仪来了,激动地一路小跑去迎接,谁知来人并不是她想要见的人,顿时一脸失望。

吃饭的时候,日本人认为中国菜太油腻,吃了对婉容的身体不好,劝她多吃蔬菜。婉容气得摔了筷子。婉容来到厨房跟那爷道别,那爷想要跪地行礼。婉容一把拉起那爷,如今世道变了,那爷没必要行这样的大礼。

老酒馆里,那爷问陈怀海是否知道他们今天伺候的是谁,陈怀海不想知道,他就是开酒馆的,甭管是皇帝老子还是街头乞丐,只要进了他的酒馆就都是他的客人,他就得伺候着。陈怀海劝那爷他一直惦记的那个世道已经过去,回不来了。那爷这次为了伺候好他的主子可花了不少钱,陈怀海问那爷哪里来的这么多钱。那爷情绪激动表示他把房子给卖了,不过他卖的心甘情愿值得。

过年了,一些不留名的客人给老酒馆送来了一大堆好东西。那爷来到酒馆,让陈怀海看看他穿的棉袍,说是朋友送的,死乞白赖非要给,可是好料子,还让陈怀海摸摸。陈怀海摸了后称料子确实好,做工也精细。那爷表示陈怀海要是喜欢就送给他,边说还边作势要脱下来。陈怀海赶紧拦住,他是心领了那爷的好意。

谁知衣服的主人跑到老酒馆问那爷把大褂还他,骂那爷说好晌午还他的,实在是不讲信用,还当着陈怀海的面直接将那爷的衣服脱了下来,那爷是特别难堪。三爷劝那爷,他们都是平头百姓,没有什么下不来的面。陈怀海见那爷穿得单薄,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要给那爷穿上。那爷婉言谢绝,然后走出了老酒馆。

1932的春天,消失了好一段时间的贺义堂回到好汉街,身穿一身西装还戴着墨镜。贺义堂路过之前的店铺,现在开了间李记饭庄,想着之前的老奉天,心里难受得流下了眼泪。贺义堂转身看见对门的老酒馆,于是走了进去。贺义堂来老酒馆吃饭喝酒,陈怀海问贺义堂最近忙些什么。贺义堂称现在兜里有点钱,来好汉街准备找店铺,看到合适的准备盘下来继续开店。

老酒馆生意不错,贺义堂建议陈怀海要往大了干,把酒馆变成酒楼。陈怀海还真有这个想法,贺义堂于是提醒陈怀海得抓紧,别被他抢了先。陈怀海认为这都是命数,该是他的别人抢不走,他也不会埋怨。陈怀海送贺义堂到门口,正好一乞儿说着一串贺词问贺义堂讨钱,在看见是贺义堂时惊得语无伦次。

乞丐回去跟大家说起贺义堂竟背着他们,用他们辛辛苦苦攒来的钱去下馆子,于是将回到破庙的贺义堂赶了出去。贺义堂落魄不堪,陈怀海早就看出贺义堂的处境,偷偷地将贺义堂的衣服扔还给他。贺义堂来到好汉街,看到包子铺的包子,身无分文的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陈怀海看见贺义堂,让他来老酒馆,自己请他吃饭。陈怀海提起之前贺义堂说也想开酒楼的事,邀他一块干,一人出一半的钱。贺义堂面露难色,陈怀海见状提出他出钱,贺义堂就帮忙出主意。贺义堂答应下来,却还死要面子称要等他先忙完那边的生意。

喝了点酒的那爷走在街上,看到商贩卖的大红灯笼,想要摸摸沾沾喜气。老板称只要那爷能够到灯笼,自己就将灯笼送给那爷。那爷摘下围脖,用他一直舍不得割掉的辫子够着了灯笼。老板愿赌服输,当场摘下灯笼给那爷。

两个日本人看见故意挑衅说只要那爷的辫子能够到他们的刀,就把刀也送给那爷。那爷原本拿着灯笼就准备走的,结果受不了日本人的挑衅接受挑战。日本人故意捉弄那爷,那爷的辫子被割断了一截,那爷将辫子视若生命,他一脸悲痛地蹲下地捡起那截辫子,那两个日本人借机割断了那爷的整条辫子。辫子就是那爷的命,那爷追上前想要抢回辫子,谁知日本人突然转身,挥起刀要对那爷下狠手,千钧一发之际陈怀海及时出现救下那爷。

被下药送上男人的床,炙热的她疯狂的要了一夜
熊猫必读 5612

父亲欠下赌债,被逼只能替人....
熊猫必读 968

查看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