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有朋》复刻《王心凌》,走上模仿成名之路

2022-08-24 15:59

披荆斩棘第二季披荆斩棘第二季
总体评分
2022 /

被押宝的苏有朋走上了复刻王心凌的翻红之路……

前有王心凌男孩,后有苏有朋女孩


尽管《披荆斩棘》中不少哥哥带来了以情怀杀为特色的初舞台,但绝大多部分的话题都在高国民度的苏有朋身上。就这样,被押宝的苏有朋走上了复刻王心凌的翻红之路。

从#躲过王心凌躲不过苏有朋#到#看到苏有朋后突然就理解了#,苏有朋连带王心凌相关的词条频频登上各大平台的热搜,“苏有朋女孩”也随之成团。在此基础之上,#苏有朋会是下一个王心凌吗#这一话题便引发热议。



#苏有朋会是下一个王心凌吗#这一前置议题的出现,瞬间盘活了网友们的讨论欲,在众说纷纭间主要分裂出三种态度——

有网友表示肯定但不支持:“会也不奇怪,但没必要。毕竟不是沉寂多年忽然回归的人,蛙哥和杜飞已经过了20多年的暑假了,国民度摆在这里”,也有网友表示持否定态度:“我感觉并不会。毕竟苏有朋是是作为小虎队团员而火的,受欢迎的是爸妈那辈比较多。而王心凌是solo,受欢迎的是从我爸妈那辈到我这辈,范围更广,而且还是个人型的了”;还有网友抵抗个体之间的比较,“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谁都不会成为第二个谁。”


围绕苏有朋所展开的话题背后,所指向的不仅仅是《披荆斩棘》当前的热度, 也一定程度折射出了该节目与《乘风破浪》之间所隐藏的种种问题,或将成为掀起平台争议的导火索。

1

苏有朋与王心凌的“同与不同”

在《披荆斩棘》中,苏有朋以小虎队当年虎年之约的情怀开启初舞台,在《爱》与《红蜻蜓》的互动演唱中将现场氛围推至高点。除了初舞台所引发的热议之外,更多的还是将苏有朋对标《乘风破浪》的“流量担当”王心凌。毕竟在《乘风破浪》的舞台上,王心凌凭借初舞台《爱你》现象级出圈后,一路人气高涨直至总冠军,成为了今年度翻红艺人的典型代表,苏有朋与之进行话题联动,能够借势带动节目相关的话题。


从选歌角度来讲,王心凌与苏有朋所选择的均是个人代表的经典曲目。

前者在初舞台上选择的是成名曲《爱你》,于2004年发行,并多次出现在近年的综艺节目中,在长短视频都有不错的影响力,随着王心凌成功唤醒了不少“王心凌男孩”,影响力甚至一度影响到了芒果超媒的股价。

后者所选择的歌曲则是在90年代初有极大的社会影响力,《红蜻蜓》是“小虎队”1990年发行的专辑的同名主打曲,当年荣获“金曲龙虎榜”夏季总排行冠军,《爱》则是同名专辑主打歌获得了1991年“金曲龙虎榜”年度总排行亚军及秋季总排行冠军,这一系列的金曲沉淀了庞大的粉丝基数,但从昔日的卡带粉丝转换为当代的网络流量,“苏有朋女孩”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

虽然二者都是走的情怀路线,所产生的社会效应明显不同,与“王心凌男孩”同时出现的,还有大量跟跳《爱你》的短视频持续刷屏。如今“苏有朋女孩”的热搜词出来了,既没有像《爱你》那样形成全民参与的刷屏级的效果,也没有其他的跟风行为,给人一种徒有虚名的感觉。

在怀旧路线之外,苏有朋还因《左耳》当年的选角面试获得了一波新热度。这是源于同样参加《披荆斩棘》的张云龙因当年面试《左耳》男三号被刷,借机在节目中找到苏有朋“复仇”,外加此前杨紫在《中餐厅》也聊过同样的话题,二者叠加之下,衍生出了#苏有朋的左耳刷掉了多少人#、#到底有多少明星面试过左耳#等无关痛痒的话题,之于苏有朋本身没有太多益处,顶多就是增加一点曝光度罢了。

就在这样的“同与不同”之间,可以看出,怀旧营销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并非是简单的复制粘贴,情怀杀的出圈效果更是可遇不可求。虽说苏有朋在《披荆斩棘》的前途还属未知,但当下可以肯定的是,“苏有朋女孩”的社会影响力尚未爆发。

为什么说苏有朋难成王心凌?

小虎队已经不是第一次贩卖情怀了。早在2020年,小虎队成员陈志朋便上了《追光吧哥哥》,初舞台以情怀融合潮流的形式,带来了歌曲串烧《青苹果乐园+卡路里》,其间的话题也主打回忆杀,但因wink被指油腻之后,陈志朋后续在节目中的话题以减肥为主,最终以减重24斤的成绩发酵出了新的话题。


此番苏有朋参加同类节目,仍以小虎队为流量密码,在内容创意上稍有重复,但其因个人状态保持较好,而广受称赞。相较而言,苏有朋在外形、表演以及大众口碑层面占有一定的优势,但要想超越陈志朋的同时,并达到王心凌那样全民出圈的程度,还有一定的差距。

之所以苏有朋达到王心凌的翻红效果,一方面在于受众年龄段的不同,情怀共鸣可遇不可求的效果或难企及。王心凌凭借《爱你》在2004年开始走红,昔日的粉丝已经成长为网络冲浪的主力,而在90年代初发行的《红蜻蜓》《爱》这两首歌的受众大都是70后、80后,甚至还有粉丝在评论区自我调侃,小虎队曾经的歌迷已经在家带孙子了,而这一年龄段的观众在网络上创作度、活跃度难以企及《爱你》的粉丝群体。

此外,《披荆斩棘》的核心用户与小虎队的粉丝画像也不相匹配,很难凭借节目影响力调动相应粉丝群体的注意力。根据艺恩娱数的数据显示,《披荆斩棘》29岁以下用户占比63.71%,对于这一龄段的核心受众而言,小虎队还不如近年因表情包而翻红的五阿哥和杜飞深入人心。其实,苏有朋深谙这一点,在微博上官宣参加节目时,还用上了五阿哥的表情包。


另一方面,苏有朋在跨界演员之后,在内地发展了十多年,出演了《还珠格格》《情深深雨濛濛》《老房有喜》《倚天屠龙记》《风声》等多部影视剧,后来跨界成为导演,先后带来了《左耳》《嫌疑人X的献身》这两部票房不错的电影,还参加了《中餐厅》《创造营2019》《了不起的舞社》《天赐的声音》等多部人气综艺

尽管近十年来,苏有朋在内地的演艺事业脚步放缓,但凭借着上综艺节目依然保持着一定的曝光度。相对于早年间事业发展不顺、处于半隐退状态的王心凌而言,苏有朋之于大众来说,缺少了几分久违感与神秘感,即便是《红蜻蜓》《爱》能在观众掀起阵阵波澜,但最终也难逃曲终人散的结局。

除了个人的原因之外,也有外部的原因。在怀旧之余,观众更爱追新。近年,剧抛老公已是不少观众追剧的习惯。今年以来,因《开端》而火的白敬亭,因《猎罪图鉴》而火的檀健次、因《梦华录》而火的陈晓、因《苍兰诀》而火的王鹤棣皆是典型的例子。尽管苏有朋凭借五阿哥、杜飞、张无忌等角色自带光环与情怀,但之于整个男艺人市场并不具有稀缺性以及不可替换性,最终也不过是内娱情怀风暴里的一粒棋子罢了。

从刘畊宏女孩到王心凌男孩,再到苏有朋女孩,艺人营销似乎进入了套模板的怪圈,但这一套路并不适合所有人。对于高国民度却缺乏神秘感、新鲜度的苏有朋而言,以小虎哥的金曲开启初舞台在获得情怀红利之后,接下来的赛程里,更多的还是要靠个人的人格魅力与唱跳实力来获得观众的青睐,让我们见证古早偶像的“二次转型”。

3

复刻王心凌的营销路线

坐实《乘风破浪》“招娣之说”

在苏有朋复刻王心凌的营销路线背后,有网友认为《乘风破浪》系列节目如内容实验品一般,所沉淀的内容制作、艺人营销等方面的经验,都应用到了《披荆斩棘》的制作与营销中, 正好与此前的“招娣梗”相对应。

还记得在7月初,总导演吴梦知在微博发文分享了《乘风破浪》与《披荆斩棘》幕后的故事,表示自己在去开了13个小时“哥哥”的制作会,拜托另外一位导演盯“姐姐”,结果最后发现对方仍在开哥哥的策划会。为此,网友们将《乘风破浪》调侃为《乘风破浪的招娣》,质疑芒果TV是“重男轻女”。而芒果TV原本就是以女性用户为主的平台,因“重男轻女”的行为得罪了一波忠实用户,这本身就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随着《披荆斩棘》的播出,当网友看到阵容、舞美、剪辑比《乘风破浪》更为用心,认为进一步坐实了“招娣之说”,表示:“笑死掉,乘风破浪才结束不久立马开播披荆斩棘,像极了刚把女儿嫁出去收到彩礼,立马给儿子娶媳妇的爹妈”,还有网友开始抵制《披荆斩棘》,表示“因为乘风破浪的招娣,拒看顺风顺水的哥哥 ”……

从吴梦知的微博内容到节目的正式上线,给人一种先是坦然告知大众平台内部在“重男轻女”的事实,然后再以实际行动演示如何“重男轻女”。


其实,不止于节目本身品质的差异,就连两档节目的售后都大相径庭。还记得在《乘风破浪》总决赛时,那英的一句“成团没什么用”登上了热搜。之所以这么说,是源于《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在成团之后并无任何售后合体安排,可以说是成团即解散。而哥哥们的待遇大不一样,《披荆斩棘的哥哥》第一季收官之后,不仅带来了陈小春、张智霖、张晋、张淇、李承铉担任常驻嘉宾的励志职业体验真人秀《我们的滚烫人生》,还为大湾区的哥哥们定制了港风美食综艺《大湾仔的夜》。

两相对比间, 哥哥的确在各个方面上受到了平台内部的优待,将《乘风破浪》与《披荆斩棘》之间的问题上升到了性别关系上,精准地在当前观众的雷点上蹦迪。受《乘风破浪》的启发,推出《披荆斩棘》,原本是内容行业良性循环的一大见证,如今却因“端水问题”衍生出种种争议,主动为节目增添了一笔“黑历史”。


推荐文章

吴金谈“爆剧”:可见不可求,想在大女主剧中深耕
tvsouhd 15

超级巨星梦幻联动,王菲王一博怀疑同去巴黎看秀,两人都是酷酷的狮子座
tvsouhd 11

陈晓婚变风波升级!陈妍希被扒撒谎成精,证据曝光,人品质疑
tvsouhd 87

杨幂被资本放弃了?
tvsouhd 75

赵露思创造身材焦虑?
tvsouhd 39

张雨绮被小鲜肉骗钱?
tvsouhd 474

热剧《星期三》第二季开拍老戏骨新加盟
tvsouhd 66

凤凰传奇解散?
tvsouhd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