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下药送上男人的床,炙热的她疯狂的要了一夜

2019-06-05 15:07

痛……

清晨!

被刺眼的阳光惊醒,唐悠悠头痛欲裂的睁开双眼。

双眼所看见的地方,是个陌生的房间,再往下,是散落了一地的衣服。

眼睛猛的撑大,她一只手扶着后劲的位置,努力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她是被打晕的,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她真的是一点记忆都没有。

此刻,她身上一丝没挂,身体隐隐的刺痛灼伤感,刺激着她的神经。

哪怕再迟钝的人,也该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悠悠强忍着身体的痛楚,扯过被子将自己紧紧的裹着。

空气里还残留着靡靡之气。

因为偷听到继母骂妈妈做过小三的事情,她愤怒之余,让捉弄她的继弟摔下了阳台。

随后,她被母女两个打晕。

醒来,就在这酒店里了。

唐悠悠愤怒的推开被子下床,匆忙的捡起自己的衣服,突然,一块手表掉落下来……

旁边椅背处,还搭着一件男人的西装外套……

唐悠悠气愤的将手表往墙壁狠狠的摔去,夺走了她的清白,就一块表打发她?

去死!

两腿间粘糊难受,她往浴室走去,镜子里,映出那个鼻青脸肿的自己。

两个眼睛都黑的发紫,眼眶肿胀起来,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此刻变成了眯缝眼。

唐悠悠看着面目青肿的自己,回忆昨天被母女两个暴打的场景,心悸之余,还有怨恨。

到底是哪个混蛋饥不择食,面对着自己这张脸还能硬的起来,简直就是禽兽。

唐悠悠将自己狠狠的搓洗了好几遍,皮都要洗去一层,这才抖着两条细长腿儿离开了酒店。

十分钟后,酒店的另一间房门打开,走出来一个妩媚漂亮的年轻女孩。

女孩神情得意的快步走到唐悠悠住的房门外,从包里拿出一张房卡,把门刷开。

看着一床凌乱的枕被,她恶毒的笑出了声。

随后,她用力的将被子掀开,雪白床单上斑驳点点的血迹,她恨恨的咬牙:“果然还是个处,这么看来,她跟陆轩辰交往两年,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过?太好了,轩辰要是知道她已经不干净了,肯定要一脚把唐悠悠给踢开的。”

就在唐雪柔准备拿手机,把这一屋子的证据给拍下来给妈妈观赏的时候。

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唐悠悠心头一惊,做贼心虚的走到门口,打开猫眼往外瞧了瞧。

“谁啊,干什么的?”唐雪柔拿出气势来询问。

“我是代替我少爷过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的。”门外男人恭敬又礼貌的说。

唐雪柔一怔,听到感谢两个字,立即伸手把门打开。

就看到门外男人对着身后的两名黑衣保镖打了一个手势,两名男人立即夺门而入。

“哎,你们干什么呀……”唐雪柔吓的脸色发白。

“小姐别慌,我们只是确认一下昨天我家少爷的确是在这间房过夜的。”男人依旧是客气的态度。

“你家少爷?”唐雪柔眸色睁大了一些。

这时,两名保镖快步走了出来,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件西装外套,另一个男人手里还着一块腕表。

年轻男人拿过去检查了一番,然后恭敬递给唐雪柔一张名片:“这是我家少爷的名片,恭喜你,你的任何愿望,少爷都会帮你实现。”

“你家少爷是谁?”唐雪柔迟疑着,却还是伸手接过了名门。

“季枭寒!”男人咬字清晰的说出一个名子。

唐雪柔惊呆!

五年后!

飞往Z国的国际船班上面,经济舱内,几名小女生拿着手机,正在偷拍一对可爱的萌宝宝。

小男孩穿着格子小衬衫,一条灰色小牛仔裤,乌黑齐整的小流海下,一双宝石一样灿烂的大眼睛,精致俏挺的小鼻子下面,削薄又绯红的嘴唇,润润的,惊为天人的漂亮。

在他的身边,一个精致犹如洋娃娃似的同岁小女孩,一头齐腰的乌黑长发,厚厚的刘海遮着雪白饱满的小额头,带着一枚闪亮的宝石发卡,一双水晶一样清澈透亮的大眼睛,和小男孩如出一辙,可爱小脸蛋,美的就像最精致的娃娃似的,小嘴巴微嘟着,咬着一根棒棒糖,萌的让人简直移不开眼睛。

“姐姐,别偷拍我们了,再拍,我要生气了!”小男孩发现那几个小女生在偷拍,立即奶声奶气,一本正经的劝她们。

旁边的几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立即不好意思,红着脸将相机关上。

“天啊,好可爱,好漂亮的小萌宝啊,不行了,我想偷走!”

“没看见他们身边还坐着一个女人吗?人家妈妈在这里呢,别乱想。”

在一对萌宝宝的身边,一名年轻的女孩正靠着椅背磕睡着。

女孩子肌肤雪白细腻,一张瓜子小脸也精致漂亮,一头齐腰的长发被她拢至一侧,随意束成了马尾,上身一件黑色宽松T恤,下身一条白色牛仔短裤,模样清纯。

“哥哥,要不要叫醒妈咪?妈嘛还没吃午饭呢!”小女孩奶声奶气的看着旁边的小男孩询问。

“让妈咪再睡一会儿吧,时间还早呢。”小男孩是哥哥,小小年纪,身上却自有一股早熟的气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透着与年纪极不相符的睿智,不同旁边小女孩的天真可爱,他的眼神镇定从容。

“妈咪好可怜,工作一晚上都没睡觉。”小女孩萌嘟嘟的小脸蛋上,有着一抹疼惜。

“小奈,你以后别惹妈妈生气了,知道吗?”唐小睿摸摸妹妹的小脑袋,像个小大人似的劝她。

“嗯,我会乖乖的!”唐小奈嫩嫩的小脸蛋立即绽放出一抹懂事的微笑。

半个小时后,飞机停在Z国首都国际机场。

“妈咪,该下机了!”小男孩伸手小短手,轻轻的推了推唐悠悠的手臂,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啊……”唐悠悠惊醒过来,伸手揉搓了一下惺忪的眼睛,然后低头看看两个可爱的小宝贝,漂亮的嘴角不由的往上跷起来。

“抱歉,妈咪太累了,你们吃东西了吗?”唐悠悠一脸歉意的望着自己的龙凤宝宝,轻柔的问道。

“吃了,我们都吃完了面包,还喝了一瓶奶呢,妈咪,你饿了吗?我给你留了面包和奶!”唐小奈笑的甜甜的,可爱极了。

唐悠悠轻松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我不饿,走吧!”

解开了两个萌宝的安全带,唐悠悠一只手牵着一个,往机舱外走去。

时隔五年,终于又回来了!

唐悠悠有些恍惚,低头看着身边的两个小宝贝,她真觉的自己做了一场梦。

五年前发现怀孕的她,坚决要去医院打掉,却被告知,她的血型是非常稀有的熊猫血,如果把孩子拿掉了,她这辈子很难再有做母亲的机会。

幸好,她把孩子们生下来了,一对龙凤胎。

“妈咪,我们的行旅出来了!”可爱的小宝宝,年纪仅四岁,还是最天真烂漫的时间段,对什么事情都格外的新奇。

一大两小三个箱子被传送到她们的面前,唐悠悠把小箱子拿下来,两个小宝宝一人拖着一个。

“走吧,我们回姨奶家!”唐悠悠这次回来,是因为工作的发展,国内一家知名设计公司找到她,对她的服装设计理念非常感兴趣,拿重金诱她回国,正式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唐悠悠在国外,已经把自己的零用钱以及从爸爸那里想尽办法骗取的生活费用空了。

看着两个孩子需要她抚养,她无奈之下,选择放弃进修,回国工作。

而她在回国之前,就已经联系好自己的大姨,正好大姨的儿女都出去读书工作了,一个人闲赋在家,得知唐悠悠要回国,她主动提出要帮助她照顾两个小家伙。

一切都仿佛安排的刚刚好,唐悠悠在国外漂泊的累了,也格外的想见到亲人,加上两个小宝贝也已经懂事了,她终于决定,踏入归途。

母子三人走在出机的走道上,两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宝贝,立即就引起了旁边旅客的关注。

“好漂亮的龙凤胎啊,基因可真好。”

“太可爱了,萌死人了,好想抱抱他们啊。”

“是不是哪个明星家的孩子啊,怎么会长的这么漂亮,简直就像洋娃娃似的。”

唐悠悠听着旁边一些人对自己儿女的议论声,她也忍不住的盯着两个宝贝看过去。

的确,她这对龙凤宝贝基因出奇的好,两个同样模子刻出来的,可却有着性别上的不一样。

儿子英姿帅气,女儿甜美可爱,但唯一的相同点是,两个人都非常的漂亮,五官挑不出一丝的瑕疵。

在国外的街头,经常有人上前来搭讪,还有人要过来找两个小宝贝拍广告。

唐悠悠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瓜子小脸,总觉的自己的基因在两个小宝宝身上没充分的发挥出来。

所以说,这两个小家伙继承的根本就不是她的优良基因,而是来自他们父亲的。

想到他们的父亲,唐悠悠就后背冒起了冷汗。

那个她终生恶梦的男人!

“妈咪,你又发什么呆呀,我们是不是该拦个车?”一只小手轻轻的推了推唐悠悠,儿子冷静又好听的声音响在耳边。

唐悠悠立即惊醒过来,蹲下身,理了理儿子的衣领,又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记住我交代你们的话,一会儿到了姨奶家里,一定要记得喊人。”

“放心吧,妈咪,我们小嘴可甜了!”唐小睿笑的像个小恶魔似的,鬼精灵一个。

唐悠悠伸手拦下一辆的士,领着两个小宝贝坐上了车。

出租车驶出了机场大道,朝着市区的方向狂奔而去。

唐悠悠目光看向窗外,突然,她看到路边的广告牌上,有一张熟悉的面容。

是唐雪柔。

五年的时间,她不知道走了什么运,竟然从一个默默无名的艺校女生,摇身变成了家喻户晓的女明星,冠在她身上的标签,最令唐悠悠印象深刻的是玉女两个字。

玉女?

呵,唐悠悠在心底发出一声冷笑声。

据她所知,唐雪柔在高中就不停的更换男朋友了,进入艺校后,她更是榜上一个富二代,把学校生活玩的风生水起。

现在,她却变身成为了男人眼中的玉女了。

这个世道,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唐悠悠低头,将自己的两个孩子紧搂在怀里。

过去的恩怨,她现在不想去揭,她唯一的目标,就是把身边这两个小东西抚养长大。

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两个小家伙似乎有些累了,靠在她的怀里,眼皮往下沉。

唐小奈意志力不够强,很快的,就睡着了,唐小睿像个小男子汉似的,虽然也困,但他就是不让自己睡去。

一会儿,妈咪要抱妹妹,他必须清醒着,不要让妈咪太劳累了。

“妈咪,那栋楼好高哇!”唐小睿突然伸手指了指车窗外那栋屹立在市中心犹如通天大柱的高楼,新奇的叫起来。

唐悠悠顺着他小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众多林林立立的大厦中间,两栋超出那些大楼一半以上的大厦直耸云宵,非常的壮观雄伟,最令人惊叹的,莫过于横亘在两栋楼中间的无数道空中走廊,简直就是权势的代表。

“是啊,又大又高,好壮观。”唐悠悠顺着儿子的话,笑眯眯的答道。

“好希望能进去参观一下哦。”唐小睿天真无邪的希望着。

唐悠悠噗哧一声笑起来,摸摸他的小脑袋:“那是人家上班的地方,不让人参观的”

唐小睿漂亮的小薄唇微抿着,听到妈妈的话,小小的心里,有些失落。

这栋Z国标致性的建筑叫帝王国际,象征着拥有者在Z国的通天权势,也章现着拥有者的财大气粗。

此刻,帝王国际大厦一楼,一辆银色的帕加尼限量跑车停在大厅门口。

车上走下来一名身穿着鱼尾裙的年轻女人,酒红酒的波浪长卷发,让她看上去妩媚风情。

七厘米的高跟鞋踩在高级地毯上,无声无息,唐雪柔媚态之极的走向电梯。

她按下了66层的电梯,心里想着,今晚无论如何,她都要见到季枭寒,邀请他晚上参加自己的生日宴会。

唐雪柔撩起自己一头迷人的长发,刻意的拢至右侧胸前,将她雪白优美的颈项露出来,在娱乐圈混久了,她很清楚男人喜欢吃哪一套。

帝王国际总裁办公室,厚重的门被助理推开,唐雪柔款款的身姿走了进去。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墨色的办公桌摆在正中央的位置,整个办公室只有黑白灰三种色调,冷硬的气场,跟主人的气质非常般配。

唐雪柔一踏进来,妩媚的双眼就像一条直线,粘在办公桌后面大椅上慵懒又尊贵的男人身上。

男人穿着一套正统的黑色西装,一件黑色的衬衫,气质矜贵又透着神秘感。

看到是她,男人并没有将目光从桌上的文件上移开,声音淡淡的询问:“有事?”

唐雪柔步态轻缓的走到办公桌前,精致的面容闪动着甜甜的笑意,声音略有些嗲气的说道:“季总,今天是我的生日,晚上能邀请你到家里坐坐吗?”

“抱歉,我今天的行程排满了,没空过去。”季枭寒眸色依旧清冷如水,女人热情的邀约并没有引起他的兴趣。

他至所以会让这个女人进到他的领地,只是因为五年前她的身体救过他的命。

但这并不能代表这个女人就可以在他的面前随意放肆。

接连着四年,都是拒绝,唐雪柔眼神一下子就失落起来了。

她硬生生的挤出一丝的泪意,令她那双妩媚多情的双眼水汪汪的,楚楚动人。

“好,我知道了!”唐雪柔备受打击,眼前这个男人,将她捧上女王的保座,可是,他却一直不愿意做她的王。

这是唐雪柔一直都无能为力的一件事情,别的男人对她趋之若鹜,可偏偏这个如帝王般清贵的男人视她如空气。

“还有别的事?”男人微微挑眉,露出那张深邃的面容。

唐雪柔浑身如被电流轻轻的击过,连同灵魂都要被那双慑人幽沉的眼睛给吸进去。

男人性感深刻的五官,犹如刀劈斧削似的每一处的线条都像上帝亲手捏造,精工量夺,完美惑人。

性感的薄唇微动,冷静又无情的声音,瞬间令唐雪柔犹如浇了一盆冷水,清醒过来。

“没事了,不打扰你工作了,我这就走!”唐雪柔狼狈的含着一眶的泪水,步履匆匆的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夜色降下,唐悠悠已经把两个小宝贝安顿下来了,交由大姨照顾,她非常放心。

两个小家伙打小就必事听话,由其是先出生半个小时的儿子,非常有做哥哥的气度和风犯,小小年纪就冷静睿智,不需要她多交代,就能把妹妹照顾的很好。

唐悠悠觉的自己这辈子做下的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把这对萌宝生下来。

有了他们,她就有了勇气去奋斗,去对抗整个世界。

“小睿,好好照顾妹妹,要听姨奶的话,妈妈有急事要出去一趟。”唐悠悠蹲下来,摸摸儿子的小脑袋,柔声交代了一遍,然后捧住儿子的小脸亲了亲,再亲亲女儿的小脑袋。

大姨程婉莲面带忧色的看着唐悠悠,关切道:“拿了东西就赶紧回来,知道吗?”

唐悠悠望着大姨关切的面容,点了点头:“我知道!”

“妈咪,你在外面要小心一点。”小睿追上来几步,稚嫩的声音,听着,令人安心极了。

唐悠悠再一次摸摸儿子的小脑袋,笑着嗯了一声,就推门出去了。

她紧了紧自己的背包,大姨担心她会跟那家极品的人发生冲突,可她自己却冷静了很多。

她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冲动的自己了,她这次过去,只想拿回妈妈的遗物,只要她们把东西交给自己,她会立即离开。

唐悠悠赶到唐家的时候,发现唐家别墅门口豪门排成长龙,门外两旁的道路上,挤满了记者和看热闹的围观群众。

什么情况?

唐悠悠呆怔了一下,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不时听到旁边传来阵阵的尖叫声,尖叫声中依稀能听到某个大牌明星的名子。

明星跑到唐家来走红地毯了?

唐悠悠奋力的挤进人群,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她快步的走向唐家大门。

正在接受记者镜头猛拍的一个女明星,突然看到唐悠悠的出现,以为是家里的工作佣人:“哎,过来一下,帮我拎一下裙摆!”

唐悠悠转过头看了那个女明星一眼,一时不太确定:“你在叫我吗?”

“对啊,就是你,快过来,帮我一下!”那个女明星语气有些不耐烦,仿佛替她拎裙摆都是一份难得的荣耀似的。

“抱歉,我没空!”唐悠悠冷淡的回一句,大步离去。

那个女明星还没有受到如此冷淡的待遇,一时气红了脸,旁边立即有记者抓拍她被人拒绝帮忙的一幕,女明星怨恨的盯住唐悠悠的背影,咬牙切齿。

唐悠悠穿着很随意,在一阵芳香丽影的女人阵营中,她显的那样的格格不入。

连唐家今天请来的服务生穿着,都要比她好看。

唐悠悠从进了门口,就一直被当作是服务生和佣人,不少人想要使唤她。

唐悠悠一概不理,她原本是不想再踏入这个家的,这里也不再是她的家了,当年爸爸把她赶到国外去生活,她就没把这里当家。

今天来,只是想拿回妈妈留给她的东西,拿了东西,她就会立即离开。

唐悠悠目光在大厅里转了几圈,看见了唐雪柔母女的身影。

她们如今已经是富人圈子里的名人了,唐雪柔进入娱乐圈后,就像开了挂似的,从默默无名的小角色开始,一路扶遥直上,四年多的时间,她稳座当红娱乐圈一姐的位置,至今无人撼动。

孟秀娟一身贵妇装扮,手里拿着红酒,正在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祝福。

唐雪柔被另一堆年轻人围绕着,那些人中间个个都来头不少,不是当今的主流名媛就是当红的男女明星,一个个都在对唐雪柔说着好话,恭维着她,带着巴结。

唐雪柔别的本事没有,唯一令人眼红嫉妒的就是她依靠着的那个强大的男人。

被人巴结恭维的滋味很好受,唐雪柔全程都是一副迷人的笑脸。

可很快的,她脸上的笑容就冻住了,她目光睁大,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人群中朝自己走过来的唐悠悠。

“她怎么回来了?还挑这个时候。”唐雪柔内心徒的一震,显然,她很不想看到唐悠悠。

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这张脸。

唐悠悠已经快步的穿过人群,站在了唐雪柔的面前,她声音镇定的开口:“我妈妈留给我的那些东西呢?”

唐雪柔没有立即回答她的话,只是对旁边围绕着的人笑起来:“你们先去玩着,我有点家事要处理一下,回头再找你们聊。”

“谁让你回国的?”唐雪柔目光瞬间染着怒气,仿佛唐悠悠回来,对她是一件污辱的事情。

“我毕业了,当然要回来。”唐悠悠冷笑一声。

唐雪柔立即拉长了脸色,语气不善道:“想要你妈妈的东西,跟我出来聊!”

唐悠悠快步的跟着她,出了大门,站在大门旁边的一块小空地上。

“唐悠悠,你还真会挑时间,你是故意来给我制造难堪,你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吗?你看看来了多少有头有脸的人,你穿的像个乞丐似的回来,是要让人知道,我有你这么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妹妹吗?”唐雪柔见四周没人,对唐悠悠就是一顿骂。

骂她是乞丐,骂她上不了台面,很是难听。

唐悠悠对于她的骂,没多大的反映,只是眼神更冷了一些,声音清冷无温:“如果你嫌我丢了你的脸,就赶紧把我妈妈的遗物还给我,我一秒都不会多待。”

“这都多少年过去了,谁知道那堆破东西还在不在,你现在让我去帮你找,我没空,没看见我有这么多客人要招待吗?”唐雪柔双手环在胸前,一脸不耐烦,也根本不想帮唐悠悠去找那些旧东西。

“我要是拿不到东西,我是不会离开的。”唐悠悠瞬间愤怒了,当初她被赶出国外,来不及拿那些东西,如今,她回国了,死活要把妈妈留下的东西带走。

“呵,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唐悠悠,今时不同往日了,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像你这种低贱的身份,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还敢在这里对我大呼小叫,信不信我让保卫把你当垃圾一样扔出去。”唐雪柔不喜欢唐悠悠的原因很多,但让她恨她入骨的如今只剩下一条,那就是五年前在酒店里发生的那件事情。

当初她偷偷潜入她被男人羞辱的房间拍照要向妈妈报喜邀功的,没料到,却等来一个年轻的男人。

那个男人二话不说,在查看了那件西装外套和那块腕表后,给了她一张名片。

后来,她知道了一件秘密的事情,那天晚上在酒店把唐悠悠给睡了的男人,竟然是季家的大少爷季枭寒。

此刻,唐雪柔害怕唐悠悠回国,就是怕当年那件事情会被败露。

唐悠悠没料到几年不见,唐雪柔的嚣张气焰越发的令人讨厌了。

“我不管你什么身份,我只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唐悠悠美丽的小脸上写满了愤怒,那些东西本来就属于她妈妈的,是妈妈留给她的遗物,是无价之宝,非常珍贵,她绝对不能失去。

唐雪柔正想狠狠的讥讽她几句,眸光突然一闪,看到门外那辆尊贵的轿车,她心神一震。

随后,她眸光就绽放出了欢喜之色。

季枭寒竟然亲自来了。

太意外了,也太开心了。

唐雪柔目光快速的扫过眼前这个对她充满愤怒的唐悠悠,她突然倾了倾身,冷笑着冲唐悠悠说道:“我知道那些晦气的东西在哪,可我就是不想还给你,你不来还好,你现在一来啊,我立即就想到当年你做过的那件蠢事,我弟弟的腿到现在还没好全,唐悠悠,你知道吗?我恨不得掐死你,还想从我家里拿走东西,哼,没门,我明天就放一把火把那些死人的东西全部烧干净……”

“你敢!”唐悠悠浑身一阵阵的恶寒发冷,两只小手也因为愤怒而紧紧的捏着。

“你说我敢不敢,你知道爸爸上次喝醉了酒说了一个什么秘密吗?她说你不是他亲生的……你就是一个父不祥的野种……”唐雪柔目光瞟见那道高大修拔的身影越来越近,她心头一急,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才能激怒唐悠悠发疯,所以,也将埋藏在心里最大的秘密给说了出去。

“你闭嘴!”唐悠悠原本理智还在线,可当听到她竟然骂自己是野种,还要烧掉妈妈的遗物时,她彻底的被激怒了。

“怎么?你不服气啊,想打我吗?打啊,唐悠悠,你还是没种!”

“啪!”唐悠悠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唐雪柔的脸上。

唐雪柔立即娇吟了一声,捂住了自己被打的脸,一副受到了莫大伤害的表情,但嘴上却还低着讥笑:“唐悠悠,你就这点能耐是吗?野种就是野种,这辈子也上不了台面,见不得人……”

“唐雪柔……”唐悠悠恨恨的磨着牙,真希望手里有把刀,能将这个女人千刀万刮。

当她愤怒到失去理智,想要再给她一耳光时,她举起的小手,蓦然被一只铁一样的大掌扣住。

唐悠悠惊怒的侧过眸去看,就看到一张冰冷无情的男人面容。

“你……”唐悠悠在看到男人那张俊美无铸的面容时,震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倒不是被他那精工细作般俊美的脸给吸引到失去言语能力,而是因为这张脸……太像她儿子了。

唐雪柔看到季枭寒走过来阻止了唐悠悠的打人行为,立即委屈的挤出眼泪,捂住被打的脸,声音充满了受伤:“妹妹,你怎么可以乱打人呢?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打我?”

唐悠悠还没有从男人那酷似儿子的外表中回过神来,就听到唐雪柔刚才还嚣张狂妄的语气,瞬间变成了一只受了欺负的小绵羊。

她又是一惊,目光重重的朝唐雪柔瞪过去,就看到她竟然红了眼眶,泪汪汪的,好不可怜。

唐悠悠大脑一时有些短路,再一次错愕的望着身边那个男人,他的那张脸……像极了。

“这不科学……”唐悠悠喃喃着,只有她自己懂的一句话。

季枭寒冷酷的勾起薄唇,把唐悠悠那被震惊的表情当作是对他的一种花痴,极为厌恶的冷笑一声:“为什么打人?”

唐悠悠听到他清冷无温的声音,思绪瞬间被拉扯回来,才发现这个男人似乎要为唐雪柔做主。

她一想到刚才唐雪柔骂她是野种,还要烧毁妈妈的遗物,她心中的怒火再一次的燃烧起来。

“不关你的事!放开我!”唐悠悠恼火极了,立即想要将手从男人的大掌中挣脱开来。

唐雪柔突然一副好心的样子,柔声说道:“季总,她是我妹妹,她其实没什么恶意的,就是想让我介绍几个知名的经纪人给她认识,我没答应,她就……”

唐悠悠听着唐雪柔这些胡说八道的话,气的想笑,还真是混娱乐圈的人啊,这演戏的根底,简直令人刮目相看,刚才还像一只气势凌人的母老虎呢,这会儿装起好人来,还有模有样的。

“想出名?就你这平庸姿色?”季枭寒目睹了唐悠悠打唐雪柔,自然就把唐悠悠当作是想出名的疯子,于是,他讥屑的话,也随之砸下来。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使用以下方法继续免费阅读精彩内容:

请至微信搜索公众号  箱单读书  加关注并回复  落 泪  继续阅读。


 


推荐文章

迪丽热巴黄景瑜恋爱了?化妆师发文回应
xuanxuan 7810

彭于晏自曝五年没谈恋爱 放不下初恋女友
xuanxuan 196

郝云《雪子》歌曲歌词完整版 透露妻子出轨信息
xuanxuan 6754

郝云妻子控诉遭家暴到被曝出轨 大尺度聊天记录少儿不宜
xuanxuan 6843

赵忠祥得了什么病 倪萍医院看赵忠祥
xuanxuan 2471

昔日情侣为何闹到对簿公堂 张恒将发郑爽黑料
xuanxuan 2424

宋祖儿阮经天被拍疑似一起过夜 女方否认
xuanxuan 5284

明道哥哥尸检结果是什么 杀死妻儿后自杀
xuanxuan 6021